一起娱乐网 - 发布最新娱乐新闻社会热点资讯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军事 » 正文

权臣逼着皇帝“禅让”,为什么将皇位交给了堂弟?

2019-05-31 | 人围观 | 评论:

 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宇文护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  古今中外,为了皇位搭上身家性命的人数不胜数。然而在南北朝时期,一位成功的逼皇帝退了位的权臣,却没有选择自己做皇帝,而是把堂弟推上了九五之尊。

  这位“大公无私”的“皇兄”正是南北朝时期的权臣宇文护。

  一、权臣的叔父也是权臣

  有道是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”同样,不是所有权臣生来就是权臣的,要论宇文护还得从他的叔父宇文泰谈起。

image.png

  公元524年,北魏爆发了赫赫有名的“六镇起义”,宇文家族即参与了这场王朝末世的“狂欢”,此时的宇文泰17岁。

  起义被尔朱荣镇压后,宇文泰被收编在尔朱荣的副将贺拔岳部,从起义者摇身一变成为政府军的一员,并随贺拔岳转进关中镇压叛军。

  公元530年春入关,当年秋天即平定万俟丑奴的叛乱,宇文泰虽然是一位“反正”人员,但非凡的军事天赋让他很快便在军中崭露头角。

  前后仅半年多的时间,宇文泰便从入关前的步兵校尉,累迁至征西将军、金紫光禄大夫,加直阁将军、行原州事,成为贺拔岳麾下的得力干将,而这一年的宇文泰才23岁。

  宇文泰的上司贺拔岳也不是一般人。

  在平定关中后不久,贺拔岳被北魏孝武帝授予显赫官职,成为全北魏最具实力的地方都督。

  同时,贺拔岳将关中的世家大族进行整合,形成名震后世的“关陇集团”,并顺理成章的成为“关陇集团”第一代掌舵人。

  可惜天妒英才,在形势大好之时,贺拔岳突遭暗害横死于军中,眼看着刚组建的“关陇集团”便要分崩离析。

  这时,宇文泰果断祭起为贺拔岳报仇的大旗,将关中一盘散沙的贺拔岳旧部组织起来,并成功通过一场场酣畅淋漓的大胜,巩固了自身的领袖地位。

  此时为公元534年,宇文泰才27岁,而现在受其管制的原贺拔岳部将,大都已到了不惑之年,年纪最轻的将军独孤信也已32岁。

  就在同一年,北魏孝武帝不敌高欢,遂从洛阳率轻骑入关,迁都长安。

  然而孝武帝虽然名为迁都,实际上来长安后却受到宇文泰的挟制,因此时时表现出对宇文泰的不满。

  可面对一个失了势的天子,掌控着军队的宇文泰根本不怵,当年年底便派人毒杀了这位“落地的凤凰”。

  杀掉一个皇帝,自己是否就能当皇帝呢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此时年仅28岁的宇文泰还没有问鼎九五的资格。

  无论是关中的宿将元勋还是外面的东魏、南梁,都不是一个机缘巧合上位的宇文泰所能驾驭的,他只能立上一位新帝,做一个权倾朝野的权臣,慢慢蛰伏以待时机。

  二、新权臣的通天路

  作为宇文家族第二代的核心人物,宇文护的前半生可谓可圈可点。

image.png

  宇文护的父亲宇文颢即在宇文家族发迹的起点“六镇起义”中殒没于战阵,而此时的宇文护年仅11岁。

  与宇文泰相似,宇文护的青春亦是在征伐、追杀、溃乱中伴随着幼年丧父的伤痛缓缓度过。

  公元531年,17岁的宇文护辗转流离多年终于到达关中平凉,投奔到叔父宇文泰的麾下。

  其实宇文护只比叔叔宇文泰小6岁,说是侄子,其实更像是战友与亲信。

  来到关中的宇文护因为在二代中年纪最长,便负责处理府中大小事务,成为宇文家族“太子党”们的大管家。

  两年后,宇文护的人生迎来了新的机遇。

  叔父宇文泰为架空西魏皇室,便排挤魏帝亲信,以便借机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魏帝身边,宇文护飞黄腾达的机会立时便到了眼前。

  他先是被封都督,并随军征讨侯莫陈悦为贺拔岳复仇。其后在宇文泰的领导下浴血奋战,活捉窦泰,收复弘农,攻克沙苑,大战河桥取得骄人战绩。

  公元542年,28岁的宇文护即晋升为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朝中有着宇文泰统筹决策,地方上有着宇文护东征西讨,宇文家族正蒸蒸日上之时,刚刚50岁的宇文泰撒手人寰。

  得知自己病重的宇文泰,派人急招宇文护以托付大事,便只得将自身权柄交由自己这位最信赖的宗亲侄子。

  三、快刀斩乱麻比深谋远虑更有用

  宇文护纵然得到宇文泰的权柄,但他毕竟不是宇文泰。

  此时对于宇文家族来说政治形势十分严峻,能压得住场面的宇文泰突然辞世,必将使得“关陇集团”内部斗争猛然激烈。

  当时,有资格挑战宇文家族地位的正是那些与宇文泰同辈的:于谨、李弼、候莫陈崇、赵贵和独孤信。

  几人中明确表示让宇文护暂时代理宇文家族,并保障宇文家族地位的唯有于谨一人,其余几人皆态度暧昧,在暗中觊觎着权位。

  宇文护地位得到表面上的承认后,便采取了积极的行动:

image.png

  第一件事情就是逼迫魏帝禅让,拥立宇文泰的嫡子宇文觉登位。

  第二件事情是进行一项项重要的人事变动。他一面对赵贵明升暗降,一面将至关重要的大司马一职从独孤信手中收归己有,争取到了最大的军权,将独孤信与赵贵排除在核心权力之外。

  如此,通过分而击之的战略,方才在风云飘摇中,将宇文泰创下的基业继续延续下去并进而成为全国的主宰。

  然而曾经最杀伐果决的宇文护,最终倒在了自己的“深谋远虑”之下。

  稳定了宇文家局势的宇文护,便将目光聚焦在了自身的权位上。他先后杀掉两位北周宇文氏的皇帝,企图能身登九五位列至尊。

  权倾朝野的宇文护,时时为登基做着准备,可惜一场与东魏之间的大败仗,让他通过手刃皇帝产生的威名一落千丈。

  此时的宇文护,没有了当年杀伐果决敢于在危局之中殊死一搏的勇气与魄力,想通过水到渠成的方式来得到皇位,为此不得不积攒势力以图再起。

  然而这一拖就是近十年,早已丧失了时机的宇文护,最终被周武帝宇文邕在宫中诱杀而亡。

标签: